宁夏:黄河上的“追冰人”

2021-01-20 14:06 来源:

【字体: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大河上下,百里冰封。

  1月4日,水文巡测队员李振宇和李军来到宁夏石嘴山惠农区北农场巡测。此时气温是-27.1℃,黄河石嘴山河段冰封河面。

  寒潮袭来,气温骤降,封河加速。几个小时后,封河上首的位置已经向上游推进几百米。

  作为自治区水文水资源监测预警中心石嘴山分局巡测队队员,李振宇和李军随时将封河的最新情况上报。“自2020年12月31日急剧降温,流凌出现的河段明显在增加。”李振宇说。

  黄河在宁夏境内是南北走向,河水从低纬度地区向高纬度地区流,因此下游比上游先封河。黄河在石嘴山段河长108公里,每年凌汛长度、时间不等,是黄河防凌的重中之重。

  每年11月至翌年3月为黄河段凌汛期。巡测队员作为凌情“侦察兵”,寻找并确定冰封河面的上首位置,排查记录险工段、桥梁、弯道等重点位置的凌情信息,精确获取第一手资料,第一时间为防凌决策提供可靠依据,保障地区经济发展和沿黄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黄河每年流凌、封河这些重要凌情的现场目击者和第一上报人,正是包括李振宇和李军在内的巡测队队员,他们是黄河百里冰封的“追冰人”。

  巡测之路 “如履薄冰”

  冬日的清晨,寒风刺骨。

  1月12日6时,李振宇和他30年的老搭档李军已开始巡测。“30年来,每到冬季,都是这么早,已习惯了。”李振宇紧了紧身上的棉衣,对着双手哈了哈气。冷空气将他的哈气迅速结成一串白雾。

  半个小时后,他们来到了当天第一个巡测地:黄河麻黄沟段。作为黄河宁蒙两省的交接处,黄河宁夏段冰凌和封河首次出现均在此地。

  河水漫滩,滩冰密布,清沟涌动。李振宇和搭档动作麻利地准备好工具和设备,迅即开始作业。

  黄河上,一块块凸起的“冰凌”犹如一个个刺刀,向着天空表达着桀骜不驯。最大的冰块有30多个平方米,最小的也有4个多平方米。它们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部分冰块涌上岸边。身绑安全绳,李振宇绕过清沟和冰盖,小心翼翼走在犬牙交错、咔嚓裂响的冰面上。到达巡测指定地点,他铆足力气,举起冰镩连戳了20几下,冰花四溅。约20厘米的冰面上被凿出一个洞,黄河水在洞下缓缓流动。他把水面上的浮冰拨开,用尺子测量了冰的厚度及黄河水的流速。“厚19厘米,水流1.2米每秒。”而在岸边紧紧拽着安全绳的李军,双眼紧盯着冰面工作的李振宇,生怕出意外。

  “啪”,突然,在李振宇站的冰块上游,一块冰块瞬间裂开。它附近的冰块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随即迅速裂开。冰下黄河水迅速形成一条小水沟,水流向李振宇所站的冰块冲来。

  “小心,老李!”李军发现附近冰面异常后,迅速大喊了一声,并快速拉动安全绳。而冰面上作业的李振宇则迅速收拾工具,三步并作五步,快速跳上另外一块冰面,安全撤离。

  “黄河上作业,瞬息万变。一不小心,有可能付出生命。”李振宇比划着说再迟一分钟,估计就要掉水里了。李振宇告诉记者,巡测队由于在冰面上作业,掉冰窟窿的事情常有发生。如不小心落水,岸边的同伴迅速拉紧安全绳,另一人迅速在冰窟窿使劲拽拉。通常,落水队员成功营救后,落水的巡测员,只能到车里脱掉湿衣服,打开暖风,包扎伤口。而其余队员则继续在冰上完成测量任务。

  “这对于水文人来说,太正常了。”李振宇告诉记者,黄河最让人着迷之处就在于它的神秘。干了30多年巡测,也永远不知道巡测冰凌时会遇到什么。

  开工没一会儿,他的口罩边上、眉毛上就结满了霜花。直起身的时候,看着测温仪上的数字对记者说:“今天天儿不错,风不大,气温-18℃。昨天这个时候,差不多-20℃。”

  “冰情受气温影响很大 ,有时一夜能封河七八十公里。除了根据经验结合天气、水情研判外,我们只能跑得更勤些。我们天天追着冰跑,凌汛到哪里、河封到哪里,我们便跑到哪里、测到哪里,只有这样,才能获取精准的第一手资料,为防凌提供高质量的水文支撑。”

  瞭望黄河 守护安澜

  随着气温持续走低,黄河宁夏段凌汛的持续发展,封河长度的进一步延伸,封河速度的加快,黄河防凌进入关键期。

  而宁夏对于黄河的监测也由原来的起早摸黑纯人工巡河监测升级为视频监测为主、水文机动巡测为辅。

  “这几年的巡测工作量已减轻很多。”李振宇回忆起,1987年上班时,他每次都是骑二八老式自行车巡测。

  军大衣、黄挎包、军用水壶、冰镩、望远镜、水文检测工具包是他们的标配。早晨6时出发,寒风中蹬几十公里的自行车,到达黄河边。经过巡测后,以信件的形式上报。“那时候一出门就是十几天,就沿着黄河边一路巡。”李振宇说,后来就骑摩托车巡河,以电话形式上报凌汛。

  翻开珍藏已久的凌汛电报本,李振宇和搭档们的思绪回到了20世纪90年代。

  “冰情现象代码IP,数字1代表岸冰,数字2代表流冰花,数字3代表流冰,数字4代表封冻……”尽管过去了20多年,李振宇依然准确地说出了凌汛的数字代码。

  “石嘴山段108公里的黄河以及通往黄河边的道路,深深地篆刻在他们的头脑里。”自治区水文水资源监测预警中心石嘴山分局工作人员马军告诉记者,哪条羊肠小道通往岸边,他们的巡测员比当地百姓更清楚。

  目前,宁夏在黄河干流建设有48处水情工情监测、28处自动水位站。其中,黄河宁夏段每8公里就有一处视频站,基本可实时掌握黄河宁夏段的凌情动态和河道水位涨幅变化。同时,自治区水文水资源监测预警中心开发建设的黄河冰凌信息管理系统,实现凌情的网络报送、自动存储、查询、动态显示,凌汛监测逐步进入信息化时代。

  李振宇和他的搭档们现在每日的巡测里程也大大缩短。每日只需要在每一个视频盲区巡测即可。“我们这个工作没有结束时间,已看惯了黄河的冬日风景,一日不看,心里还不得劲。”李振宇说。

  冬夜里的黄河岸边,尤其寒冷冻人;一百多公里的河道因为冰封,而更加温柔寂静。夜越来越深,气温也越来越低,但黄河大堤上冰凌观测组巡查队员们手电筒的光亮还在不停地向前移动……

 

 

 

 

 

2021-01-20   来源:宁夏日报

https://article.xuexi.cn/articles/index.html?art_id=1914507178326084236&item_id=1914507178326084236&study_style_id=feeds_default&pid=&ptype=-1&source=share&share_to=wx_single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