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开宁夏凌汛的“面纱”

2021-01-20 08:57 来源:

【字体: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凌汛档案  

   凌汛,俗称冰排,是河道封冻后冰盖对水流约束增强产生阻力而引起的江河水位明显上涨的水文现象。冰凌有时可以聚集成冰塞或冰坝,造成水位大幅度抬高,最终漫滩或决堤,称为凌洪。在冬季的封河期和春季的开河期都有可能发生凌汛。

  黄河流域东西跨越23个经度,南北相隔10个纬度。地形地貌相差悬殊,径流量变幅大。冬春季受西伯利亚和蒙古一带冷空气影响,偏北风较多,气候干燥、雨雪稀少,1月平均气温都在0℃以下,年极端最低气温在-15℃至-53℃。因此,黄河干支流冬季都会有程度不同的冰情现象出现。

  黄河河道自上而下近乎呈“几”字形,在宁夏至内蒙古河段、河南至山东河段为低纬度流向高纬度。因而黄河凌汛多发生在宁夏、内蒙古和山东河段。主要受气温、水温、流量与河道形态等几方面因素的综合影响而形成。宁夏凌情呈现封河期水位高、没有稳定封河期、多段封河、多段开河等特点。

  冰凌通常经历成冰、流凌、初封、稳封、融冰、开河6个生消演变过程。凌情成灾是水和冰互相作用的结果:一是冰塞、冰坝引起的水位壅高而直接导致的凌洪泛滥;二是冰体压力与流水碰撞而导致河道堤防受损甚至毁坏,间接引起凌汛洪水。

 

 

  黄河“凝固”了

  2020年12月29日,黄河宁夏石嘴山河段进入凌汛期;目前,已进入静谧的稳定封河期。记者依照宁夏封河“由下至上”的规律,在石嘴山市惠农区北农场凌情观测点溯源而上,到中宁渠口农场,目睹了黄河“顿失滔滔”的凝固之态和水推冰行的流凌状态。

  1月11日,利用航拍器俯瞰平原大地,黄河冰线如土黄色幕布上划开的蜿蜒刀痕,清晰明快。从堤岸向河中望去,朵朵盛开的巨大莲花冰团已不见踪影,竖立插塞、犬牙交错的零碎冰块霸占了整个河道,冰盖被水流顶托抬高。有些冰块尖利如剑、有些冰块大如房顶、有些不堪拥挤的薄冰已经爬堤上岸。“安澜亭”下方的扬水泵站引水口已经隐没在冰盖下,那是记者十几天前拍照的地方。河心中有一段狭长的清沟,河水翻滚激流,成群的鸟儿在此饮水嬉闹。

  同行的宁夏水文水资源监测预警中心石嘴山分局助理局长马军解释:“今年冷空气来势又快又猛,从流凌到封河历时仅两天,冰块上爬下插形成多年未见的立封河面;而平封是冰块之间‘手拉手’冻在一起,是一种温和的封河形式。目前,水位上涨了2米。”

  吴文在是扬水泵站管理员,常居河边30多年,眼看着“冰临”屋下,他照旧喂鸡养羊。在吴文在模糊的记忆中,这样来势汹汹的凌情仅有3次,而“以前到二台子就止住了”,这次冰面“与路面一样高还是第一次”。相较于封河,开河时冰水碰撞交手的情形印象深刻:最先是从河中间拉开口子,水助冰威,冰借水势,冰水翻滚同行,发出如洪水般的隆隆声。

  凌汛是地处较高纬度地区河流的特有水文现象。商朝《易经·坤卦》中有“初六服霜坚冰至”的记载。东汉《礼记·仓月》就有“孟冬之月水始冰,仲冬之月冰益壮,季冬之月冰方盛”的冰情演变过程;宋代《谈苑收冰之法》中记载“黄河亦必冬至前冻合”。上游内蒙古河段“小雪流凌,大雪封河”,宁夏封河通常在数九天,且具备“弯多流缓易封河”的特点。

  自治区水旱防御中心副主任郭立兵告诉记者,黄河宁夏段受冷空气影响较大,一般自12月中下旬开始流凌,次年元月上旬开始封河,2月中下旬开始开河,至3月上旬开河完毕,凌汛期持续2个半月;通常年份下,黄河沙坡头枢纽以下至麻黄沟河段流凌,长度大约在300至330公里;极端天气下,全河段流凌。封河河段主要在中宁至石嘴山段,冰厚0.2米至0.5米。

  黄河宁夏段位置偏北属于南北流向,凌汛期下游先封,上游后封,开河时则自上游向下游发展,这种时序相反的倒封、开河形势,使得封河时上游来冰堆积河道,减缓了水流速度,抬高了水位,河槽蓄水增量大,极易形成冰塞、冰坝,造成河水漫滩,形成凌汛灾害。

  美景中潜伏着可怕力量

  壮美的景色中,平静的母亲河下却潜伏着巨大的、可怕的力量——凌洪,一旦形成凌灾,危害程度常常超过洪灾。

  翻阅史料,第一次明确记载的黄河凌汛决口发生在西汉,在今天的河南濮阳市以东一带。此后,一直到1955年中,山东、河南是凌汛决溢灾害重灾区。

  资料显示,新中国成立前,宁蒙河段基本没有堤防,凌汛期年年有不同程度的冰凌灾害,较大范围的淹没损失平均两年发生一次。1951年至2011年间,宁蒙河段发生凌情346次,造成凌灾88次。宁夏冰凌灾害多发和重灾河段主要在中宁石空至渠口农场、青铜峡至叶盛、永宁望洪至石嘴山。

  1月16日,黄河与中宁渠口农场擦肩而过,携凌稀疏,岸冰薄窄。65岁的退休职工贾志明站在黄河岸边,回忆起与黄河相依相守的日子。1981年冬天,是大家最后一次在黄河上溜冰、打陀螺、穿冰到对岸走亲戚。“天气异常寒冷,流凌封河都比往年早。一天早上,我推开门发现,一里外的800亩农田已盖在冰下,白茫茫一片。”

  这是一次冰塞引起的凌情。黄河进入封冻期时,冰盖下堆积的大量冰块,会影响水流通畅,若面积不断壮大,就会形成严重冰塞,壅高上游水位,发展成灾。1967年12月25日至1968年1月17日,青铜峡库区以上段中宁5个公社,出现冰塞,壅水高2米,淹没耕地房屋,近万人受灾。1998年1月23日,白马至周滩段历时30小时的冰塞,壅高水位2.52米,造成中宁县枣园、长滩乡及渠口农场6000多亩农田、200多亩鱼池被淹。

  更大的危险来自大地回春、冰雪融化之时。分解的冰块随河水向下流动,开河如期而至。“文开河”冰冻融化较慢,淌凌密度小,开河斯文平缓。若气温猛升或水位暴涨,大块流冰在河道狭窄弯曲处受阻,冰块上爬下插,大量堆积形成冰坝,导致上游水位急剧涨高,会造成“水鼓冰开,冰水齐下,冰摧浪涌,冲堤溃坝,势不可挡”的“武开河”。

  1954年至1955年度为冷冬年,封河末端在中卫下河沿,封河距离长达318千米,平均冰厚0.8米,3月11日青铜峡段大流量开河,出现12处冰坝,冰坝长6千米,坝高3米,水位壅至唐徕渠、汉延渠正闸以上,危及干渠安全,出动炮兵轰击,千余人打冰炸冰,方解除险情。渠口农场干事王占宁回忆,炸冰时,方圆十里外的房间玻璃都要抖三抖。

  1974年3月15日至17日石嘴山三道坎以下出现冰坝,河水上涨6米,当时属于宁夏区域的阿拉善左旗巴音乡杨寺滩等3个村431人被冰水围困,中央派9架直升飞机营救群众脱险。

  新中国成立以来,黄河宁夏段共发生冰凌灾害37次,平均每次造成直接经济损失约3000万元。

  凌洪来或不来,必当严防死守

  “备预不虞,古之善政。”加修堤防,整治河道,修建大型水库,加强冰情观测、预报及冰情研究,建立各级防汛机构,组织群防队伍……在防凌减灾上,党和政府为黄河安澜倾注了大量心血。

  黄河干流上龙羊峡、刘家峡、青铜峡水利枢纽工程的相继建成投运,为预防宁夏段黄河凌汛灾害起到利好作用。

  1968年,黄河干流上的刘家峡水库投入使用,在其调蓄作用下,宁夏段冰期下泄流量增大,且除石嘴山河段外,使其余河段的温度能偏高1℃至2℃。河段封河日期推迟,开河提前,封河时间缩短。封河形势一般由立封转为平封,为文开河创造了条件。而龙羊峡水库则通过调节刘家峡水库水量发挥防凌作用。区内的青铜峡水库虽然调节控制作用小,但是改变了上下游附近河段封河情势。

  黄河凌汛自古就有“伏汛好抢,凌汛难防”、“凌汛决口,河官无罪”之说,可见强大的突发性、防御抢险的复杂艰难。因此,防凌的一贯方针是“安全第一、常抓不懈、以防为主,全力抢险”。

  2008年,宁夏出现持续异常低温天气,部分地区气温降到有气象观测记录以来同期最低值。全区最低气温达到-18℃至-29℃。极端的恶劣天气,使黄河宁夏段封河260公里,创几十年之最。宁夏农垦集团渠口农场经理刘学儒回忆,封冻的黄河起初异常平静。但很快受阻的冰块,被涨起来的河水向岸边推来,二三十厘米厚的大冰块冲到岸边,剐蹭着岸边树木。距离岸边3公里居住的农场职工生命安全受到威胁。

  “每年冬灌结束,为防凌汛,农场都要打坝筑堤,封堵排水口;编制防凌应急预案。”气温、封河距离、封河上首都预示着灾情的来临,场部迅速通过广播通知大家撤离的,一时间200户近千人,收拾好锅碗瓢盆,生活必需品,乘坐拖拉机、摩托车浩浩荡荡撤退到十公里外的地方。贾志明回忆:“库房、厂房的铺盖一个挨着一个。大家垒起简易灶台,三五家搭伙做饭。几日后,巡河人会发出险情解除信息,大家平安回家。”受淹的土地,春小麦根本无法播种,当年亩均减产30%。

  据统计,2008年凌汛期,沿河350多千米堤防偎水受冲,187座坝垛严重受损或毁坏;1.5万亩农田被淹,20万亩滩地漫水;10座扬水泵站设备被毁,千余座建筑物损坏;3400多人受到威胁,淹死牛羊350多头(只),直接经济损失近亿元。

  近年来,经历了连续3年的黄河大洪水过程,黄河宁夏段河床下切、河槽拓宽,部分险段河道趋于顺直,降低了冰凌堵塞的风险。我区建立的精准监测和预报预警系统,为防凌减灾安上了灵敏的“耳目”和“参谋”。治理河段、加固坝垛、416公里标准化堤防的建成,让黄河宁夏段防洪(凌)减灾系统如虎添翼。

  但2020年伏汛期河道大流量过境,增加了部分河段和防洪工程出险的可能性,大流量封河和阶段性冷空气的活跃等不利因素也增加了今年的防凌压力。

  “目前,黄河宁夏段已经进入稳定封河期,沿黄各地水利部门和相关单位提前准备、严密防控、密切配合,来保障安全度汛。”郭立兵说。

  截至1月16日,黄河宁夏段流凌封河初期受持续低温影响,出现两段流凌,两段封河。又受气温回升影响,青铜峡坝上流凌消退。总体河势比较平稳。

  黄河流经宁夏397公里,其中,平原河段长267公里,沿河两岸为宁夏精华地带的引黄灌区,涉及中卫、吴忠、银川、石嘴山4市的10个县(市、区)。当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升为重大国家战略后,沿黄地区承载的内涵和价值越来越多,黄河防凌安全的责任更加重大。

  《中共宁夏回族自治区委员会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出实施黄河黑山峡河段开发等“十大工程项目”,黄河黑山峡水利枢纽工程一旦建成投用,凌汛期出库水温升高2℃至3℃,石嘴山以上300千米的河段基本不封冻。“通过上游以黑山峡水库为核心的防洪工程体系科学合理调度,在完善河道堤防等工程的情况下,可基本保障宁蒙河段防洪防凌安全。”

  

 

 

2021-1-20   来源:宁夏日报

http://www.nxrb.cn/szb/pc/navigation_005001001/2021/01/20/06.html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