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永著安澜颂

2021-01-05 08:38 来源:

【字体: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宁夏推进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区建设纪实②

  

  

   渝河治理后,隆德县城山清水秀。 记者 党硕 摄

  万众聚焦黑山峡

  2019918日,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分析了当前黄河流域仍存在的一些突出困难和问题。他强调,“地上悬河”形势严峻,下游地上悬河长达800公里,上游宁蒙河段淤积形成新悬河。

  总书记指出,黄河水少沙多、水沙关系不协调,是黄河复杂难治的症结所在。尽管黄河多年没出大的问题,但黄河水害隐患还像一把利剑悬在头上,丝毫不能放松警惕。要保障黄河长久安澜,必须紧紧抓住水沙关系调节这个“牛鼻子”。

  如何紧紧抓住水沙关系调节这个“牛鼻子”,从根本上解决宁蒙河段淤积形成新悬河的问题,保障这一段黄河长久安澜?

  黄河黑山峡河段的开发,再次被万众聚焦。

  2020313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陈润儿到自治区水利厅调研时强调,黄河黑山峡河段开发工程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综合效益非常明显,工程建设机遇难得。要加强与有关方面的沟通对接,把前期工作做深做细做实,争取国家早日立项。

  陈润儿指出,水资源仍然是制约宁夏发展的最大瓶颈,生态脆弱、环境污染、自然灾害等问题都是水资源短缺造成的,破除发展瓶颈必须在水资源利用上做文章,夯实发展基础必须在水环境改善上下功夫。

  2020127日,自治区党委十二届十二次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宁夏回族自治区委员会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出实施黄河黑山峡河段开发等“十大工程项目”,引起广泛关注。

  黄河黑山峡河段位于甘肃、宁夏境内,地处我国一、二级阶梯交界,属黄河上游最后一个可建高坝大库的河段。河段水多沙少、开发条件优越,在黄河保护治理中具有承上启下、协调全局的战略地位,其枢纽工程不可替代的重大作用愈加凸显,可辐射陕甘宁蒙四省区46万平方公里。

  20201224日,中国工程院调研黄河黑山峡水利枢纽工程宁夏座谈会在银川召开。中国工程院调研组表示,将积极发挥国家高端智库作用,进一步凝聚院士专家力量,围绕黑山峡河段开发过程中的工程技术问题积极建言献策,为党中央决策提供参考。 

  陈润儿对中国工程院调研组一行表示欢迎和感谢。他指出,黄河黑山峡水利枢纽工程的意义重大。

  一是有利于解决黄河流域水资源短缺问题,可以将黄河上游的水资源有效蓄积起来,科学调度、合理利用,促进流域高质量发展。

  二是有利于遏制悬河发展态势,有效调节黄河水沙关系,减少泥沙淤积,稳定下游河床,减轻下游负担。

  三是有利于保障黄河安澜,削减黄河防汛洪峰,发挥防洪、蓄水功能,保护下游堤防安全。

  四是有利于改善生态环境,改善水土流失状况,增强水源涵养功能,形成生态良性循环。

  20205月,全国两会期间,由自治区政协主席崔波和政协委员齐同生,陕西省政协主席韩勇,青海省政协主席多杰热旦,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主席努尔兰·阿不都满金,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郑福田联名提交的《关于加快建设南水北调西线工程,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提供水资源保障的提案》,引起各方关注。委员们表示,西部地区“渴”不容缓,多年平均降水量只有200毫米左右,蒸发量却在1000毫米至2600毫米,水资源量为2813亿立方米,仅占全国的9.8%。城乡居民人均生活用水定额低于全国水平。

  崔波在全国两会上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阐述了黑山峡水利工程对破解宁夏水资源短缺的重要性,也分析了宁蒙河段新悬河淤积形成的原因:因为曾经列入国家规划的古贤、黑山峡等黄河水沙调控骨干工程至今没有建成,上游龙羊峡、刘家峡水库联合调度减少大洪水出现几率的同时,造成宁蒙河道泥沙淤积,出现新悬河,黄河生命健康存在安全隐患。

  黄河黑山峡河段开发,宁夏代表团也作了深入思考,在代表团向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提交的议案建议中,就包括“在节约保护中有序开发利用黄河水资源和保黄河安澜”内容。

  黄河勘测规划设计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张金良告诉记者,黄河黑山峡水利枢纽工程一旦完成,可维持宁蒙河段河床100年内基本不抬高;由于凌汛期出库水温可升高23摄氏度,宁夏境内河段基本能告别凌汛灾害。

  黄河黑山峡河段开发,宁夏人民期盼已久,祝愿它早日决策立项、早日开工建设。

  

     黄河两岸景如画。 记者 马楠 摄

  黄河怒浪连天来

  她是独特的北国风光,因千里冰封,而“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2020年的最后一天,她又赶来了,溯流而上,进入宁夏。

  媒体的新闻表述是:

  2020123110时,黄河宁蒙河段封河上首进入宁蒙交界的石嘴山市惠农区麻黄沟。

  1229日,黄河石嘴山段首次出现流凌,标志着黄河宁夏段进入了20202021年度凌汛期。

  202114日,黄河宁夏段麻黄沟至北农场上游2公里河段封河,长度8公里。封河上首至银川市兴庆区月牙湖上游2公里,河段流凌长度108公里。

  

     1月3日,无人机拍摄的黄河石嘴山段流凌。 记者 左鸣远 摄

  据黄河水利委员会统计,随着寒潮到来,黄河封冻速度加快,截至2020122910时,黄河全境封冻长度达到631.3公里。

  此期流凌流量大、流速快,极易在浅滩和跨河建筑物形成冰坝、冰塞灾害。为确保行凌畅通,自治区水利部门督促拆除了2座浮桥,停运了部分渡口。自治区防汛抢险救援队和航空救援队随时准备投入抢险救援。

  “欲渡黄河冰塞川”,凌汛一直是宁夏的心腹之患。

  翻开《宁夏水利志》,几乎每隔几年就会有一次大的凌汛险情发生。

  20082月,极端恶劣天气使黄河宁夏段封河260公里,永宁、利通区、中宁等多地出现险情灾情,350多公里堤防偎水受冲刷,300多米防洪大堤漫水,2500多名群众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1.5万亩农田受淹,20万亩滩地漫水,千余座建筑物损坏,直接经济损失约1.3亿元。

  比凌汛危害还大的,是洪水。

  “黄河怒浪连天来,大响谹谹如殷雷。”黄河不时的狂浪蛮横,让人无可奈何。

  习近平总书记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上指出,长期以来,由于自然灾害频发,特别是水害严重,给沿岸百姓带来深重灾难。历史上,黄河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据统计,从先秦到解放前的2500多年间,黄河下游共决溢1500多次,改道26次,北达天津,南抵江淮。1855年,黄河在兰考县东坝头附近决口,夺大清河入渤海,形成了现行河道。封建社会战争和军阀混战时期,更是人为导致黄河决口12次。

  2020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宁夏考察时语重心长地说:“要把保障黄河长治久安作为重中之重。”

  万里黄河从宁夏腰部穿过,三收两放:上首黑山峡、中间青铜峡和北端三道坎河床狭窄、水流湍急,河底基岩出露,如同石河。其余河段如同沙河,河床沙质,河水缓缓穿行于平原之上,开阔坦荡,河心沙洲甚多,古诗云:“风生滩渚波光渺,雨打汀州草色新。”

  自治区水利智库专家岳志春告诉记者,上世纪以来,黄河宁夏段共发生大于5000立方米每秒的洪水5次,每次都损失惨重。几乎每年都会形成凌汛灾害,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3000万元。因河势缺乏有效控制,塌岸严重,大部分年份塌岸损失都在1000万元以上。

  “黄河永著安澜颂,留取丰功万古存。”这是千百年来宁夏人民的渴望,但黄河在宁夏一直“不安分”,有其苦衷。

  宁夏遥感中心技术人员研究认为,地球的构造运动这只神秘巨手使得青藏高原不断隆起,由此带动贺兰山抬升,继而带动银川平原作掀斜式运动,迫使黄河河道日复一日向东摆动。80多万年前,黄河故道位于现在的贺兰县暖泉农场、石嘴山市惠农区高庙湖一带。1万年前,黄河游移在宁化寨、明水湖农场、西河桥一线以东,金银滩、灵武、五堆子一线以西地区。近两三千年来,黄河流经银川平原东侧,逐渐形成了现在的河床和河漫滩地带,依旧未停止主要是向东的摆动。

  她的摆动,多次造成城市的迁徙。

  公元1384年、1428年,灵州城两度因河水崩塌而迁徙。

  清代乾隆年间,黄河河道一度逼近中宁城下,人们被迫弃城搬迁,新建宁安堡,即现在的新堡镇。

  淤高-改道-再淤高-再改道,这是黄河出黑山峡峡谷后流态的自然规律,尤其进入头道墩至石嘴山的砂质河床段,水流散乱,沙洲密布,主流游荡不羁。

  19818月至9月,黄河上游连续降雨32天,910日,甘肃刘家峡水库蓄水位高出限制水位2.46米!916日,黄河干流特大洪水最大洪峰进入宁夏,中卫申滩、刘庄,吴忠陈袁滩等多处堤防决口。宁夏近二十万军民上堤护卫,鏖战三天三夜,才送走了洪峰。

  

     黄河石嘴山段标准化堤防工程。 记者 王晓龙 摄

  人间正道是沧桑

  《中共宁夏回族自治区委员会关于建设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区的实施意见》提出,建设河段堤防安全标准区,按照一般河段50年一遇、城市河段100年一遇、银川河段200年一遇的防洪标准,推进黄河宁夏段堤防工程达标。《意见》还将保障黄河安澜作为十项重点任务之首,具体内容包括实施两岸堤防工程、河道控导工程、滩区治理工程、城市防治工程。

  《中共宁夏回族自治区委员会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进一步提出:建设河段堤防安全标准区,加强综合治理,打造百年堤防,实现宁夏境内水患、堤防安全隐患基本消除,河道河槽河床、排洪输沙功能基本稳定,保障黄河长久安澜;“十四五”时期基本形成现代化防洪减灾体系。

  20万军民上堤护卫鏖战三天三夜——1981年宁夏那惊心动魄的一幕,也许将永远不会再现。

  2012年,面对流量达3520立方米每秒的洪峰,黄河宁夏段一期防洪工程立下奇功,堤防安然无恙。

  20187月,黄河持续高水位运行达74天,瞬时最大洪峰流量达3570立方米每秒,洪峰量值之大、洪水历时之长均创1981年以来之最,超过黄河宁夏段河道整治流量,人们却在标准化堤防上闲庭信步。因为黄河宁夏段二期防洪工程,如铜墙铁壁。八大干渠也大力相助,为干流分担了500立方米每秒的流量。沿黄两岸135万亩耕地、75.5万人及财产安全无虞。

  励精图治、久久为功。从不足五年一遇土堤到率先在沿黄九省区中全境建成“一堤六线”标准化堤防,从河道40%的治理水平到80%的治理水平,从一期防洪工程的实施到二期防洪工程的竣工,宁夏防洪能力有了前所未有的提升。据统计,2012年以来,宁夏实现了因暴雨洪水造成的群死群伤事件零发生。同时,洪水灾害死亡人数由自治区成立以来年均10.4人降至年均1人。

  黄河宁夏段二期防洪工程,是守护宁夏经济核心带的坚韧脉骨,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乡村振兴之路的钢铁脊梁,是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区的河底基岩,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动实践。

  人与黄河,城市与黄河的关系,发生了千年逆转。然而,现在还不是说一劳永逸、固若金汤的时候。

  自治区水旱灾害防御中心主任窦元之说:“我们已经编制了《黄河宁夏段生态保护治理规划》,对黄河宁夏段按照‘一河双线三带四区’进行空间划分和规划布局,分区分类进行保护治理。”

  宁夏黄河两岸堤防闭合工程开工指日可待。新建的银川市右岸红墩子至石嘴山市都思兔河段堤路结合工程全长56公里,宽28米,比左岸多4米。河道和滩区综合提升治理工程将于今年先行先试。

  黄河宁夏段全线按照一般河段50年一遇、城市河段100年一遇、银川河段200年一遇的防洪标准的标准建设——这样高的标准,在宁夏千百年的历史上有谁有过这样的想象?

  但它一定会成为现实!

  未来的黄河,一定是一条温驯、友好的大河。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2021-1-05    来源:宁夏日报

https://article.xuexi.cn/articles/index.html?art_id=8184479431796699210&item_id=8184479431796699210&study_style_id=feeds_default&pid=&ptype=-1&source=share&share_to=wx_single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顶部